朔方科普夕拾

书名: 
朔方科普夕拾
作者: 
徐国相
出版机构: 
黄河出版传媒集团宁夏人民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1/12
ISBN: 
978—7—227—04894—7/P·11
推荐单位: 
宁夏地质学会
目前得票数: 
881
内容简介: 

《朔方科普夕拾》是由徐国相发表和出版的众多文集中精选出的43篇文稿汇编而成的,是以几代地质工作者在地质勘查和地质研究方面取得的科技成果为依据,展现了宁夏山川的富饶与美丽。书中除奇谜类文章外,其他绝大多数文章都是以介绍宁夏的岩石、矿物、古生物及地质地貌、矿业开发和珠宝玉石等地质科学知识为主,作者在写作中十分注重文风,力求把科普文章写得情景交融,飘逸清丽,将科普文章中抽象的语言生活化、形象化、拟人化,将晦涩难懂的地质科学知识以通俗易懂的方式介绍给读者,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创新点: 

本书创新点在于书中的数十篇文章内容包罗万象,文字通俗易懂,凝聚了几代地质人在地质勘查和找矿工作中所取得的成果,满怀了作者对乡土的深厚感情,对宁夏山川宝藏的科学内涵给予的深刻解释和热情颂扬。文中所写的宁夏山川大地的文章都是以当时地质勘查和研究的科学结论为依据,然后通俗化的加以介绍,不道听途说,不故弄玄虚,坚持将最真实的地质成果展现给广大读者,希望能够在普及和宣传地质科学知识的同时,展示几代地质工作者扎根宁夏、热爱宁夏、建设宁夏、宣传宁夏的地矿精神和在地质调查、矿业开发以及精神文明建设等方面所取得的成绩。

作者简介: 

徐国相 1937年3月12日出生于山东青岛市。宁夏地矿局教授级高级工程师。常年从事地质工作,奔波于西北边疆。曾获全国科技先进工作者(全国劳动模范)、宁夏先进工作者、地质部建国30年重大贡献地质工作者、成绩突出科普作家,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

图书序言: 

为徐国相同志的书作序,使我感到既欣慰又感慨。欣慰的是在地矿局的基层地勘单位中,有徐国相这样将科学普及当做一项任务,并一直坚定地进行下去的工作者;感慨的是徐国相同志虽已年过古稀,但他仍然关注地矿局的发展,并把毕生作品献给地矿事业,使我感到万分敬佩。

地质工作是经济社会发展重要的先行性、基础性工作,服务于经济社会的各个方面。2008年以来,宁夏地质工作者紧紧围绕局党委提出的“技术支撑、资源保障和服务社会”三大职能定位,发扬地矿人“三光荣、三特别”的精神,取得了一大批令人鼓舞的科技成果,为宁夏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卓越贡献。为了更好地宣传宁夏地质工作取得的成就,在宁夏地质博物馆隆重开馆之际,出版徐国相的《朔方科普夕拾》一书,希望能够在普及和宣传地质科学知识的同时,展示几代地质工作者扎根宁夏、热爱宁夏、建设宁夏、宣传宁夏的地矿精神和在地质调查、矿业开发以及精神文明建设等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并借此书对像徐国相同志这样兢兢业业为地矿事业奉献的工作者表示由衷的感谢!

徐国相同志长期在宁夏地矿勘查开发局工作,为教授级高级工程师,1996年退休。他是一名优秀的地质工作者。在实践技术工作中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多次获得单位以及自治区级、国家级表彰,其中1978年获“全国先进科技工作者”称号、1979年获“宁夏先进工作者”称号、1980年由原地质部授予“建国三十年地质找矿重大贡献地质工作者”荣誉称号、1993年获国务院知识分子特殊津贴、2008年获“宁夏回族自治区人民政府有突出贡献专家”荣誉称号。工作期间,在《中国地质》《地质评论》等各大报刊中发表了数十篇科普文章及数本专著,退休后仍笔耕不掇,为地矿事业发挥着余热,将20多年地质研究成果及心得集结成册,交宁夏地质博物馆汇编并由宁夏人民出版社出版。

《朔方科普夕拾》共约20万字,是由徐国相发表和出版的众多文集中精选出的43篇文稿汇编而成。作为一名非地质专业人员,我仅从普通读者的角度谈一谈徐国相同志学术创作的几个特点。

一、立足宁夏,结合专业进行科普写作。从书中可以看出,除“奇谜”类文章外,其他类文章绝大多数都是宣传宁夏地质科学知识的,作者满怀对乡土的深厚感情,对宁夏山川宝藏的科学内涵给予了深刻的揭示和热情的颂扬。

二、文笔清新,通俗易懂。徐国相在科普写作中,十分注重文风,力求把科普文章写得情景交融,飘逸清丽,将科普文章中抽象的语言生活化、形象化、拟人化,将晦涩难懂的地质科学知识以通俗易懂的方式介绍给普通读者,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

三、坚持科学性和实事求是的原则。徐国相同志所写的宁夏山川大地的文章,都是以当时地质勘查和研究的科学结论为依据,然后通俗化地加以介绍出去,不道听途说、不故弄玄虚、不耸人听闻、不追求猎奇,没有科学依据的坚决不去写。

《朔方科普夕拾》的出版饱含了宁夏地质工作者的心血,也是宁夏地矿局各有关领导和部门关心支持的结果,在此,向他们致以深切的谢意!同时,也向为这本书付出努力的宁夏地质博物馆的工作人员以及宁夏人民出版社的编辑人员表示感谢!最后,衷心祝愿我局的地矿事业蓬勃发展!

 

                                    徐占海

                                  2011年10月

目录: 

一  漫笔贺兰山

二  年轻的六盘山

三  黄河与宁夏

四  贺兰石

五  天体来客

附:陨石的形成和演化

         历史上发生在宁夏的陨星记载

六  风姿多彩的宁夏古生物化石

七  再谈沙暴

八  拨开托素湖的迷雾

九  宁夏老龙潭水锈石

十  同心龙骨

十一  宁夏煤炭为何这样多

十二  宁夏最古老文物遗址的发现和确定

十三  漫话太西煤

十四  沙漠化的忧虑和治沙的曙光

十五  揭示假钻真面目

十六  真、假宝石的鉴别

十七  雍正与珠宝锁议

十八  地球的岁数 

十九  漫谈一年的天数

二十  恐龙

二十一  宁夏的矿产资源

二十二  宁夏油气资源前景

二十三  开发宁夏石膏的几点拙见

二十四  富饶而待开发的宁夏

二十五  富饶的贺兰山地区

二十六  宁夏“五宝”

二十七  关于宁夏黄河经济的断想

二十八  “宁夏”地名的来历

二十九  “朔方”的来历

三十  “塞上江南”的由来

三十一  宁夏回族聚居区的形成

三十二  《宁夏回族自治区地理》前言

三十三  宁夏地理概况

三十四  近代地质学在中国的萌芽

三十五  宁夏基础地质的开拓者

三十六  宁夏地学春秋拾零

三十七  白银管制的终结

三十八  镀金究竟含多少金

三十九  奇石作假种种

四十  寻觅“宇宙人”的足迹

四十一  恐龙的神秘灭绝

          附:宁夏灵武恐龙

四十二  大陆漂移的奥秘

四十三  何处是人类的摇篮

后记

内容试读: 

一、漫笔贺兰山

     贺兰山,你纵卧于宁夏大地,飞峙在黄河之边。在那遥远的年代,你宽阔的胸怀曾养育了我们的先祖,“河套人”就在你的屏障下繁衍生息;而几十万年后,你又以无尽的宝藏,浩瀚的煤海,慷慨地奉献给了河套的后裔。  

   啊,贺兰山!你到底存在了多少年?你到底经历了多少变化? 

二十亿年前的遗物

    现代科学揭示了地球在太阳系中转动至少已度过了46亿年的漫长岁月。在地球混沌初始,贺兰山究竟是什么模样,现已很难得知。但是,经过宁夏回族自治区地质工作者的辛勤探索,使我们可以有依据地去漫陈距今20亿年的贺兰山的历史。

    朋友,你可曾想到,那时的贺兰山地区,竟是一片碧波荡漾的海洋槽地。从当时隆起的古陆,经过风吹日晒,剥离了大量黏土沙砾,被流水冲刷,源源不断地送往这个深渊。随着时光推移,沉积物愈堆愈厚。据勘测,单是在贺兰山北麓,所能见到的遗存至今的那个时代的沉积物的厚度,竟达5000~9000米。由此可以想象,当时贺兰山的海槽该是多么深邃。 

在距今约17亿年,我国大地发生了一次规模巨大的造山运动,海洋在呼啸,大地在沉浮,这就是有名的“吕梁造山运动”。贺兰山也没有逃脱它巨大力量的主宰,它破水而出,一跃上升为陆地。

贺兰山上升过程中,产生了一些大裂缝。深埋地底下的炽热岩浆,乘虚而入,侵入和吞蚀着早先生成的变质岩地层。今天,我们在宁夏银川市黄旗口看到的花岗岩岩体,就是这次乘虚而入的岩浆活动的产物。对其活动的时间,现已获得了两个测定数据:一个是距今约16.96亿年,一个是距今约16.81亿年。遭它侵入的变质岩的年龄自然会更古老,至少也有20亿年了。

一次冰川的浩劫

贺兰山上升为陆地后,有些同志认为好景不长,旋即又在地壳运动作用下沉沦了;另有一些同志则认为,贺兰山起码孤芳自赏了三四亿年的时间,才又沉没于海。无论哪种见解,都不影响我们做出这样的结论:至少从距今13亿年开始,贺兰山地区又变成了一片汪洋大海。

然而,这时的海,却孕育着生命的诞生。随着地球的剧烈演进,一种原始的藻类植物便开始出现于贺兰山海槽中。它们的形状十分繁杂奇特,有的像包心莱,有的像树枝,有的呈锥状或柱状。它们群栖丛生。它们死亡后,被沉积物掩埋,变成了化石。这种藻类化石广泛出现于贺兰山中,是贺兰山地区目前已知的最古老的生物遗体和遗迹印痕。

当时的海水,深浅不一。通过古地理的恢复,使我们大体可以推知:起初,海水最深的地方要算现今的黄渠口,向南、向北海水逐渐变浅。在黄渠口以北的王全口,是动荡不定的滨海,沉积了这种环境中常见的一种海绿石砂岩。经过对贺兰山王全口这种海绿石砂岩的测定,它生成于距今12.9亿年。

在它的底下,紧接着是一层杂色砂质板岩,这就是驰名中外的贺兰石的故乡。因此,贺兰石至少已生成13亿年了。经过漫长自然营力的锤炼,加上铁质、锰质的渗透,使贺兰石质腻坚密,清雅莹润,古香古色,誉满中外,成为一种名贵的工艺石料。

然而,自然界的变化竟是这样严酷,推测距今7亿年左右时,一场空前的灾难降临了。严寒侵袭了贺兰山,迎来了最早一次大冰期。贺兰山到处冰封地冻,寒气滚滚,大雪皑皑,冰峰林立,宛如今日的北冰洋。贺兰山在冰雪覆盖下,度过了它凄凉而漫长的岁月,又迎来了气温的回升。这时,千山万壑,冰水消融。在水的润滑下,无数冰块自高而下,随水滑动,积少成多,汇成了一股汹涌澎湃的冰川流,挟带着石块、沙砾,荡涤着贺兰山暂时被抬升的大地。这种壮观的自然景致所遗留下来的踪迹——冰碛层,在贺兰山正目观等地发现了。这是近几年来在贺兰山地区进行地质研究取得的一项卓越成果。

繁盛茂密的林海

送走了冰川的浩劫,贺兰山进入了一个新的演变时期,生物的进化和繁荣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这段时间在地质上称谓“古生代”,约距今6亿年~2.3亿年。

这一时期的初始,贺兰山仍淹没在海水之中。一种外形很像现在的小甲壳虫的低级动物——三叶虫出现于海中。它伴着波浪的旋律,在海水中轻歌曼舞,骄傲地游动。这是生命演化的一曲胜利凯歌。贺兰山的磷矿,也就随着这种小动物的出现,沉积于距今约5.7亿年的浅海环境中。

光阴在流逝,生物在演化。到了地质史上的“石炭—二叠纪”,(即距今3.5亿~2.3亿年),贺兰山地区地壳变动十分频繁,时而上升,时而沉没,海陆交替。据推测,这时的气候,温暖潮湿,雨水充沛,为大量高等植物的繁殖滋生提供了优越的环境。那些高大的鳞木、封印木、芦木以及羊齿类树木等,茁壮地生长,迅速地繁衍,呈现出一派春意盎然、生机勃勃的景象,贺兰山地区变成了一片繁盛茂密的林海。

这些树木死亡后,适逢成煤的有利环境,再经过漫长的变化,逐渐变成了煤层。现今,正在开发的石炭井、石嘴山等煤矿,主要是由这一时期的树木变化成的。

到了中生代,地球进入恐龙王国时代。无数体态丑陋、身躯庞大、行动笨拙的恐龙活跃在世界各地。当时的贺兰山地区,森林虽然不如上次那样茂盛,但在汝箕沟、古拉本等地,也是一片葱绿的林海,为贺兰山地区第二次形成可供开采的煤矿提供了物质前提。

贺兰山的崛起

贺兰山何时崛起于沧海,横空出世,定形如今呢?经过对许多现象的研究和综合,地质工作者告诉我们,其经历了一个持续而漫长的上升运动过程。贺兰山自古以来就很不稳定,早已存在着一个活动的基础。到了距今1.8亿年左右,地应力又在贺兰山明显聚集,并开始推动着贺兰山缓慢上升,揭开了造山运动的序幕。此后,贺兰山便步步高升。力量在漫长的岁月中孕育和集聚着,一旦超过地壳强度所能经受的限量,自然便会产生一次运动的飞跃。具体到贺兰山地区,发生一次造山运动已是势不可挡。在距今1亿~0.8亿年,一股强大的力量爆发了,它沿袭着贺兰山昔日的裂痕,继承着贺兰山历史的轮廓,一举把贺兰山平地抬起,屹立于苍穹,奠定了今日高峻突兀的山势。

早在50年前,我国著名科学家李四光研究的视野就注意到了贺兰山。从地质工作者的角度看,贺兰山的意义远远超过了它的壮丽。沿贺兰山南北延伸的方向,紧接着出现的是六盘山,再穿越横亘东西的秦岭山地,沿甘肃天水、文县一线,直至龙门山以西地区,然后转而南下,长驱川西滇东地区,地跨宁、甘、川、滇四省区,绵延2000多公里,构成了一条总观呈南北走向的巨大山迹。宛如长龙,纵卧中原,将我国大地分成有明显差异的东、西两部分。这是一个在十几亿年前就开始活动的断裂带,仿佛是大地“伤口”的缝合线。有人认为是“太平洋与特提斯(古地中海)两大构造的衔接处”。显然,这样一个地区是很不稳定的。从历史到近代,在这个带上,集中了我国发生的1/6以上的大地震。贺兰山翘居北首,自然引起了地质和地震工作者的特别注意,做好这个活动带上的地震预报,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

贺兰山基本定形后,经过长期的风化剥蚀,被大自然刻画雕琢成现今群峰峥嵘的外貌,产生了许多著名山坳和谷口,长期以来,一直是贺兰山东西两边蒙、回、汉各族人民往来的要道。

贺兰山呵,你沧桑巨变的历史,犹如一条日夜奔腾的长河,永远在运动不息,高奏着自然辩证法胜利的凯歌,嘲笑着封建的迷信,宗教的怪诞,唯心论的荒谬。

然而,在那漫漫的长夜,你面对的,只是凄凉悲泣的荒芜大地;你听到的,只是回、汉、蒙各族人民的痛苦呻吟;你也只能向着低沉呜咽的黄河,哭诉你的悲愤和幽怨。

而今天,太阳驱散了黑暗,红旗插向了你的山峰。贺兰山,你尽情地欢笑吧!你的优秀儿女,300多万回、汉、蒙各族人民(编者注:2010年已630多万),必将在你的身上,开创一个更为光辉灿烂的未来!

(原载l978年8月8目《宁夏日报》)

 

评论

何处是人类的摇篮,人类是否由猴子中最低等进化而来

诗一样的文字,写就了贺兰山脉亿万年来的历史变迁!除了科普的功能外,还能让读者学习到历史、地理、文学等方面的知识,极具正能量。作者可谓博学多才,集多学之长,令人深感钦佩。

       《年轻的六盘山》、《黄河与宁夏》、《拨开托索湖的迷雾》等,题材重心也是落在地质科学方面。这些作品,是我国地质科普作品里很漂亮很风光的一批。从这些作品里,可以瞥见黄河的滔滔浪迹,看到六盘山突兀新生的奇峰,以及宁夏地质工作者拨开“宇宙人”迷雾的真相……但以我的浅见识之,这些作品里所蓄的风光,并非单纯的自然美一类的,而是地质科学的美质,被艺术摄取后制成的反转片。我想,定是徐国相对地质科学之美的理解别有心得之故。因为独有心语,所以即使他和别人同在野外餐风吸露,同去鉴定一块古遗化石,同分析一份地质资料,但目光的扫瞄点不同,撷取的知识落英不识即鉴知能力的一次考试,没有审美高致的人不在美面前昏倒,也得在美面前“退却四十里”,更无法将它恰到好处地表述出来。徐国相当然不蹈其辙,他对贺兰石美质开发有自己的心路。直观之,他用了三件工具,就是用文化史来传真,地质学来印证,艺术学来透析。传真——是通过对贺兰石文化史实的发掘和鉴赏,把那些动人的传说、美好的赞誉“拓印”到贺兰石今天的光荣上;印证——是把这天然佳石“吸Et月之光耀、经风雨之滋露”的奥妙,和盘托出,揭示它的丽质;透析——用艺术的眼光,去概括贺兰石美的存在中,所富含的艺术意义。然后用作者对家乡珍宝的浓情厚意,调和它的内质之美,升华它美的内质。

        象徐国相这样把地质科学文艺作品写得传神、俊逸和情趣横生的,国内尚育一批高手,如武汉的陶世龙,南京的夏树芳,成都的刘兴诗……上述数人在地质科普上均有出色表演,便是在国际上也敢驰骋。真是有~百个地质科普题材,就有一百个“陶、刘、徐、夏”。这不是地质科学的造化,又能是什么呢!

今天认真拜读了《朔方科普夕拾》,感触颇深。《漫笔贺兰山》是1978年8月8日发表在《宁夏日报》第一篇科普作品,在这篇近四千字的文章中借助宁夏地质科技人员长期调查贺兰山所取得的系统成果,以清新文笔,典型事例,引人入胜的演化过程,通俗地阐述了贺兰山几十亿年的沧桑巨变,热情颂扬了自然辨证法的胜利。“贺兰山,你纵卧于宁夏大地,飞峙在黄河之边。在那遥远的年代,你宽阔的胸怀曾养育了我们的先祖,“河套人”就在你的屏障下繁衍栖息;而几十万年后,又以你无尽的宝藏,浩瀚的煤海,慷慨地奉献给了他们的后裔。啊,贺兰山!你到底存在了多少年?你到底经历了多少变化?……”文笔中飘逸着清新的特色,真是可以和散文诗媲美。

当我怀着家乡人读家乡书的心情拜读了这本好书,不仅让大家了解了贺兰山几十亿年的年代巨变,也了解了贺兰山的丰富的资料。“啊,贺兰山!你到底存在了多少年?你到底经历了多少变化?”如诗一般的科普作品,读着简直是一种享受。

牛逼牛逼牛逼

支持支持支持

顶顶顶

顶顶

顶你个肺啊

《塑方科普西拾》是一本好的科普读物

是一本通俗易懂的书,把地质专业知识写成漂亮的散文。美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