涞源白石山

书名: 
涞源白石山
作者: 
刘扬正、郭友钊
出版机构: 
河北出版传媒集团 河北美术出版社
出版时间: 
2015/01
ISBN: 
978-7-5310-6195-3
推荐单位: 
自荐
目前点赞数: 
467
 
内容简介: 

本书以公园概况、走进公园、认识公园、地脉文化、探秘与思考、红色记忆、旅游资讯等七章以及二个序言、二个附录的结构及其内容全面介绍了涞源白石山国家地质公园的人文、地理、地质等情况,重点突出了全国少见的大理岩(汉白玉)峰林地貌,并以地质时间断面切片的方式解剖展示了公园地理、地质演化的地质历史,是一部该公园全面而完整的科普图书。

创新点: 

创新点表现在《探秘与思考》一章,以地质公园为主体对象,从涞源古十二景的相关景点切入,重点深入分析涞源自然地理、人文地理、地质景观的特殊性、独特性与相关性,以及研究这种关系的科学方法与未解决的问题——其中第一节“拒马源的柳与文峰塔的松”思索人与自然的关系;第二节“屏障与通道”阐述自然地理对人文地理的决定作用;第三节“嶂谷与峰林”解释地质过程对地貌形态的决定作用;第四节“古洞穴与古地震”通过介绍对特殊砾岩成因的解释两派争论,指出科学依据的不足之处,倡导人们用科学的方法解释自然的现象。

作者简介: 

刘扬正,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现任中国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副主席。长篇报告文学《苍茫昆仑》、《挺进地心》、《生死大营援》(合著)分别获第三届、第四届、第五届中华宝石文学奖。《问鼎冰穹》获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扶持作品。

郭友钊(1965-),地质学学士、应用地球物理学硕士、博士,现为中国地质科学院教授,从事地质、物探复合研究,第一作者著有《石油天然气的磁性勘查》、《岩石物性块体及其地质应用》、《油页岩物探概论》等专著。兼任国土资源作家协会副主席,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作家协会第七届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业余从事文学创作,出版的主要作品有科学诗集《我是宇宙的影子》、《生命的印痕》和《中国地学上空的恒星》,散文《阿钊行记》和《山中观海》,长篇报告文学《国家大宝藏》、《走向海洋》、《生死大营救》(合著)和《沐雪燃冰》,长篇地学科普《分享海洋》、《探索火山之谜》、《解密天碑地书》、《猎奇天生桥》等。

图书序言: 

序一  保护和建设好白石山是我们的重要责任

白石山雄居八百里太行山的最北端,耸立于拒马河畔的群山之上,以全国唯一的大理岩峰林地貌而著称。白石山东麓山体高大,纵拔如屏,雄奇险幻,三顶六台九谷八十一峰,峰峰挺拔,谷谷幽深,悬崖绝壁通天拔地,如刀削斧劈,气势雄伟。山中多云雾,夏秋季节“佛光”频频出现。白石山西麓森林茂密,物种丰富,是华北地区生物多样性中心区之一。白石的的十瀑峡瀑布群, 花岗岩地貌景观与瀑布流水交相辉映,形成了“泉、瀑、石、松”于一体的美丽景象。拒马源泉群四季喷涌,周边垂柳成荫,寺塔相伴,环境清幽秀美。白石山的奇峰峭壁,十瀑峡的跌瀑幽潭、拒马源的清泉碧流,加之外围景观阁院寺、明长城、仙人峪、空中草原、殷商遗址、王二小纪念馆、白求恩纪念地等,自然景观与人文历史景观相结合,使这里集科学性、观赏性于一体, 是参观、休闲、陶冶情操的旅游胜地。

白石山由于特殊的地质结构、优美的自然风景和人文历史,1990年被河北省人民政府批准为省级风景名胜区;1995年通过国家风景名胜区评审;2001年被国土资源部评定为国家地质公园;2002年被中宣部等四部委公布为全国青少年科技教育基地;2005年12月被国家林业局评定为国家森林公园;2005年12月被国家旅游局评定为AAAA国家旅游风景区;2006年9月,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地学委员会批准为世界地质公园。这些荣誉充分证明了白石山地质遗迹具有很高的科学价值、美学观赏价值、旅游经济价值。

我们的祖先自古就有热爱大自然的优良传统,历来推崇“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特别遵行自然规律办事,“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广袤的中华大地不仅为我们民族的生存繁衍提供了丰富的资源,同时也孕育了“天地人和谐发展”的文化特质。白石山是大自然赐予涞源人民的最好礼物。我们感恩大自然,就要保护好这片神奇的大山,和大自然一起合谐发展。因此,积极保护和合理利用地质遗迹资源并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保护,是功在当代,造福子孙的事业, 是我们肩头最重要的责任。

涞源县委、县政府在在公园保护、建设、开发中,始终坚持“在保护中开发,在开发中保护”的原则,以建设“中国名山、世界名山”为目标,按批准级别的保护要求,实施了不同级别的保护措施。在国土资源部和各级部门的支持下,我们按《中国国家地质公园建设指南》、《世界地质公园建设指南》和《白石山国家地质公园总体规划》的要求,对公园内主要地质遗迹景观实施了有效的保护。确定了部分重点保护区边界并设立了界碑并预以公告,对部分重点保护区进行了围封,没有围封的实行了人工管护,对已开发的景区地质遗迹景观设立标示说明系统。我们还聘请科研机构、大专院校等单位,调查评价公园内地质遗迹景观、动植物多样性状况,分析变化趋势,及时制定预防措施。我们还加强了地质遗迹保护的宣传教育力度,使地质遗迹保护成为全社会的共识,从而为保护工作创造了良好的环境。

同时,涞源几届县委、政府着力打造白石山地质公园的品牌,对地质公园的三大景区白石山峰林景区,十瀑峡景区和拒马源景区进行了重点开发建设,通过公园建设集中展示白石山地质遗迹的独特性、稀有性、优美性、多样性,充分发掘地质遗迹的丰富内涵,进一步塑造地质公园的良好形象,吸引国内外的游客和学者前来旅游和考察,吸引国内外的商家前来投资建设保护地质遗迹。把建立地质公园与地区经济发展结合起来,通过建立地质公园带动旅游业的开发,使地质遗迹资源成为地方经济发展新的增长点。促进地方经济发展和增加居民就业、改善当地群众的生活水平,从而达到保护地质遗迹的目的。而这正体现了世界地质公园“在发展中保护,在保护中发展”的宗旨, 从而也充分发挥出地质公园“经济”加“科普”的价值。

刘勰在他的《文心雕龙·物色篇》里说:“山沓水匝,树杂云合。目既往还,心亦吐纳。春日迟迟,秋风飒飒。情往似赠,兴来如答。”阐释了大自然以其风韵感染人,而人也将自然风物人格化。人和自然互相沟通,一往情深。让我们发扬这种传统精神,爱护白石山,保护白石山,让白石山的自然人文遗产,千秋万代地传承下去,世世代代、永无穷尽。

中共涞源县委书记    高文才

2014年元月

目录: 

序一  保护和建设好白石山 是我们的重要责任 i

序二  全力打造白石山特色旅游品牌 v

第一章  公园概览

第一节  自然地理

第二节  历史文化

第三节  产业经济

第四节  地质历史

第五节  美学特征

第六节  旅游价值

第二章  走进公园

第一节  太行龙首——雄险奇幻白石山

第二节  涞水之源——百泉涌流画图中

第三节  长峡十瀑——飞瀑流泉写清幽

第四节  深谷藏仙——祥云紫气凝桃源

第五节  草原凌霄——空中百花烂漫开

第六节  生态乐园——天然盆景醉心田

第三章   认识公园

第一节  变质岩陆核——二十八亿年前的华北古基石

第二节  不整合接触——持续屹立十三亿年的古大陆

第三节  碳酸盐岩盖层——十亿年前消失的古海洋

第四节  花岗岩——近二亿年前的古火山

第五节  埃达克岩——一亿多年前的古高原

第六节  拒马源——奔涌二十百万年的古泉群

第四章   地脉文化

第一节  泰宫晨钟——碧霞元君兴文塔

第二节  文殊藏宝——千年古殿阁院寺

第三节  白石长城——巨龙蜿蜒展雄姿

第四节  飞狐古道——金戈铁马烽烟多

第五节  文化遗址——悠悠岁月流千古

第五章  探秘与思索

第一节  拒马源的柳与文峰塔的松

第二节  屏障与通道

第三节  嶂谷与峰林

第四节  古洞穴与古地震

第六章  红色记忆

第一节  碧血英名——少年烈士王二小

第二节  魂萦涞源——青史流香白求恩

第三节  将星陨落——阿部命丧黄土岭

第四节  涞灵战役——敌酋悲呤长恨歌

附录一  地质小常识

附录二  主要参考文献

内容试读: 

第二节  屏障与通道

 

“白石晴云”,列十二景之首。白石者,指白石山;晴云者,指晴空的云,或蓝天下的云彩。“白石山在县南二十五里。山多白石,连峰耸拔,秀列若屏。时有晴云游弋其上。” 这就是载入《广昌县志》的白石晴云。

古文人多喜此景,诗吟颇多,其中令人感动的一首写道:

山名白石映孤城,景色无常气候更。

每值云烟争出岫,定占霖雨润苍生。

令人感动的原因,是诗人盼“雨润苍生”,属于“人民诗人”的作品。诗作者是涞源本地人,在大清道光年间中了举人,任过礼部司务。他的名字是辛元瑾。只有本地人,才能“悠然见南山”,才可察觉“景色无常”,才会生出“烟争出岫”的妙笔。

白石山顶,云烟相争,这是在白石山北侧所望见的景致。腾云驾雾、云蒸霞蔚,当是无休无止的电影,一幕连一幕,昼夜不停。只待清场之时,云雾才隐在了后台,留下纯净的或者星罗棋布的天穹。云烟相争,一定施了许多种高超的魔术。神马浮云,嘶鸣而去。海鲸出水,骇浪相随。团团絮絮,若盛开的棉花,可惜不曾降落到村头或者农家的炕头。层层叠叠,如山峦、如崇岭,可叹瞬间山已无陵、岭已不高……相争的云雾,不仅有七十二之变,还有七彩之幻,日出日落,若春花秋叶,争奇斗妍,给在涞源生活的文人雅士们增添了梦里的色彩。

在城里看云,总觉得不过瘾,几朵几朵地或几团几团地出岫,虽然气象万千,但规模毕竟不大,且又隔得过远,手触不到。出岫的云,难道也需要办理让人羡慕的出国旅游签证么?为何乌云、白云不滚滚涌来呢?于是,登上了白石顶或者晴云峰或飞云口去看云、去追云,成了一种考察的事业。

所见的云雾,实在与城里见到的不一样。在晴云峰的高处,我们易于区别云与雾。晴云峰的西北有一处景点称“升烟井”,三面高约百米的悬崖峭壁围着,一面向洞开,地势如深井。夏秋时节,白似雪、轻如絮的烟从井中升起,升烟井由此得名。烟能由此升起,由局部的地貌所左右。当东南方向而来的暖湿气流像登山运动员一样沿峭壁向上爬升时,随着气温的下降而凝结成小水滴,空气中的小水滴聚集起来就成了雾。雾团若离开地表而腾飞天上,则是我们常说的云。当然,山里的云与雾多没有截然的分界,一般下部的为雾,上部的为云。

腾出山脊的云,只是极端的分子、个别的成员。而安分的云,都聚集或者堆积在白石山的南坡,如海一样。云海时处低潮,时达高潮。处低潮时,云如素绢,多铺在山谷里,而坡与梁则如伸向海里的半岛,孤石孤峰则成了小小的浮岛,都由云推来推去。此时,云有一、二朵脱缰,也如野马,喘着气,踏着树的枝梢,摇摇晃晃地飘了上来,偶尔还很调皮,从游人站立处挤过,顺便给人擦了一把脸,湿润润的、凉爽爽的。就在这时,后头的云也急忙忙地赶了上来,如海啸之中的巨浪,从山脚漫到了半山腰,半岛、浮岛都沉没在云海里,犹如幻境。此时,云海的海面并不是水平的,而是倾斜的,靠近山脊的高,远处的低,一直望不到云海在天际的消失之处。这云海,也一定是后浪推着前浪而来的。但在半山腰,山挡住了云海,好像后浪推不动前浪似的,潮涨的速度渐渐地慢了下来,达到了高潮位。此时,飞云口的海拔稍低,挡不住磅礴如潮而来的云,云踏空了脚,便形成了云瀑,云瀑直下,撞到崖下的岩石,复又弹了起来,形如乱飞的团团羽绒。此时,白云石北坡,也有云的河在流淌、在飘动……。

白石山的主脊长达7000米。在云海达到高潮位之时,主脊的两侧呈现出迥然不同的景象:南侧的是云海,一片白茫茫的,无边,也无际;而北侧依旧是空的山,万般婉转起伏,是悬崖、是石林。风从北面吹来,云自南坡爬起,在山脊的上空风与云际会了。于是,际会的风云如入了洞房的新郎新娘,相互纠缠在了一起,或出现雷鸣闪电,或降下了阵雨。因此,在白石山主脊的两侧,因雨的湿润,林木茂密,溪瀑丛流,生机勃勃。这正是诗人辛元瑾所观察到的:每值云烟争出岫,定占霖雨润苍生。

白石山的山脊,如同整个太行山一样,对于云而言,或对于水汽而言,都起到了屏障的作用。而因特殊的地理结构,白石山山脊屏障作用尤其强烈。白石山至紫荆关一线的山脊十分高大,且山脊之东南侧的易水流域(安格庄水库所在地)的地势较低,呈箕状,开口向东,东风以及东北风、东南风均易于乘势而入,并带来了海洋与平原所蒸发的水汽,构成了水汽通道。水汽缓缓沿南坡而上,气温随之降低,水汽也随之凝结成云雾,这就是白石山即使在晴日也能在此形成云、聚成云海、飘下雨来。山地屏障与水汽通道的一唱一合,相互协作,构成了局部特殊的自然条件与生态环境。

紫荆关之南为易水流域,是水汽通道;之北为拒马河流域,也是水汽通道。拒马河的水汽通道穿过石门,直抵县城,影响了整个涞源盆地,直抵盆地北侧的恒山,且恒山又构成了屏障。

可见,涞源地理上主体存在着二个山地屏障、二个水汽通道,并影响了云雨的分布,南北的差异。白石山山脊之南,气温较高,庄稼一年可以生长二茬;山脊之北,气温较低,庄稼一年只生长一茬。位于山北的涞源县城,气温暑期平均气温21.8℃,气温高于30℃的炎热天数每年约7天;在最热的7月,世界闻名的避暑山庄承德的平均气温24.4℃,北戴河的为23.8℃,而白石山景区的平均气温只有21.8℃。因此,涞源素有“凉城”的美誉,可谓是旅游避暑消夏的胜地。当然,气温低,作物生长缓慢,农产品品质好,其物产成了绿色的特产,享有盛誉。同时,水汽通道的存在,带来了大量的风能。据调查,涞原年均风速度为6.8m/s,风能资源达60万千瓦。同时,风吹雾散,空气通透率高,全年日照时数长达2745个小时,太阳能资源达300兆瓦,是河北省风能、太阳能最丰富的地区之一,成了“全国新能源产业百强县”。

人类的生存与发展,是依附于自然的。涞源自然界的屏障与通道,也影响或者决定了涞源的文化与历史。自然的屏障,可能就是人文的分界。诗云:

霞飞千仞碧,雨洗数峰青。

度岭分燕赵,连天挂斗星。

此诗的题目为《望白石山》,由康熙年进士、内阁中书魏学诚所写,也载于《广昌县志》。魏学诚是蔚州人(现蔚县),涞源县的邻居,又是饱学之士,自然对白石山的人文地理不会陌生。“度岭分燕赵”,那是春秋战国时期的事。又有人说“一山分两国”,指的是辽宋时代的情况。即使到了明代,人们还在白石山的西北麓修建起了御敌的长城。显然在古代,涞源境内的自然屏障,有形之中成了人文的分界。

“白石晴云”发生在天然屏障的上空,因风云际会造就。涞源丰厚的历史,也由人流、物流通道带来的文化沉淀所成就。因飞狐陉,隋代时把县名更为“飞狐县”。唐代贞观五年(631年),涞源隶属河北道,县城迁至拒马源头(现址)。经贞观之治,数十年的繁荣,现城于唐天宝三年(744年)建起了兴文塔。塔身第一层的石碑有文:“东西南北总铜山,万万千千弥亿年。钱坊日铸百万贯,工匠千人若神仙。” 记载了那时矿业、冶炼业、铸钱业的发达。建塔的同时,也重修了创建于东汉的阁院寺。936年,飞狐县成了契丹之地,之后被辽吞并。在辽统治的时代,966年始在阁院寺内建造了文殊殿,至今仍然为我国年代最早、保存最完好的土木结构建筑之一;1114年铸造了“飞狐大钟”,钟身铸有汉、梵两种文字的铭文,并让“阁院钟声”(十二景中的第三景)响起千年。这些文化的传承,自然得益于飞狐陉。

飞狐陉是太行山八陉之一(太行山自北而南的八陉分别为军都陉、蒲阴陉、飞狐陉、井陉、滏口陉、白陉、太行陉、轵关陉)。飞狐陉穿过涞源、通向蔚县,联接着华北平原、山西高原与内蒙草原的广大地区。人来人往,虽处偏远,但峡谷长达百里,异常壮观,成了十二景中的第五景“飞狐铁壁”。古人云:“踞飞狐,扼吭拊背,进逼幽、燕,最胜之地也。”可见,飞狐陉是影响涞源最重要的人文通道。现今,张石高速公路仍然穿越飞狐陉,仍然起到重要通道的作用,保障着包括旅游业在内的涞源经济、社会的发展。

总之,屏障与通道的交织,属地理因素的特殊性。我们认为,此特殊性造就自然景观如“白石晴云”、“飞狐铁壁”等的特殊性,也造就了人文景观如“阁院钟声”、“东塔松涛”、“涞源合流”等的特殊性,因此影响了涞源自然景观与人文环境的特殊性。

涞源的自然地理、人文地理是独特的。